【樂器演奏】口琴《父親》,聽哭所有人,滿滿的都是感動!!

樂器演奏2021-03-06 06:06:59


曾與美人橋上別,恨無消息到今朝。

七夕今宵看碧霄,牽牛織女渡河橋。

借問江潮與海水,何似君情與妾心?

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知有兒童挑促織,夜深籬落一燈明。

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鴣飛。

朱弦已為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

昔日,她很喜歡青衣為她梳頭,她總說喜歡青衣的巧手,只有青衣才能梳出讓她滿意的發飾,青衣相信她,以為她是真心贊賞自己


的手藝,她梳頭的技巧是跟挽袖學的,然后,每一次去明靈閣,她都親手為大娘梳頭,大娘也十分喜歡,所以,她以為蘇若也是真


心喜歡和贊賞。

?青衣的手輕輕地撫摸上她的青絲,柔順得滑手,昔日的點滴都涌上心頭,她是曾經在乎過蘇若的,曾經把她當成自己的好友。蘇若


辜負了這份情誼,那么,就讓她親手埋葬這段過往吧。

青衣站在她身后,以前的歲月仿佛又再從眼前流過,憐惜那段歲月,憐惜那種心境。但是一去不回了,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都注


定不能只單方付出。

?淑妃一愣,瞧著她眸光中的犀利,心中頓時一怵,但是隨即想起這里是寧婇宮,宮中所有都是自己的人,而龍青衣已經中了安息香


,就算她沒有失去武功,現在也只是一名廢人,她何懼之有?

?冰冷的劍挑中她的手腕,她手中的劍哐當落地,血液也在那一瞬間飛濺出來,隨即,胸口被懿貴妃的掌力擊中,她整個人飛了出去


,落地的時候,看到自己的父親狼狽而至。

? 成王敗寇,他落敗,還有什么話可說?他回頭瞧了淑妃一眼,淑妃已經被人擒住,正失魂落魄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這個女人,是


他愛過的,但是,此生幾乎從沒交集,他一直以為,她是自己生命所歸,但是當走到這一步,他才發現,原來這種所謂的愛,虛無


得就像一個夢,夢醒后,便再沒有半點感覺。

她眼角余光看到柳葉眉身邊的侍女急急走來,這侍女雖然是柳葉眉身邊的人,卻早被她收買了。不止柳葉眉身邊有她的人,就連鳳


鳴路,老夫人身邊,她都安插了人進去。在大宅子里,要贏,就一定要有所準備。

沒反映過來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沈云悠急步走過來,眉頭一皺,側著身子從白墨顏身邊進了房間,問道:“怎么回事?”

陌羽翎正在床前檢查著楊博翔的傷勢,在聽到沈云悠的聲音后,她回頭急促的說道:“云悠,快去我房里把我的東西拿來!”

沈云悠立刻點點頭,返身到了陌羽翎的房間,將整個藥箱搬到了眾人所在的房間。她有些傻眼的看著床上的楊博翔,又回頭看了看


依然站在門口,始終沒有踏入房間一步的白墨顏。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縱使是沈云悠都覺得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她主動上前一步,按住了楊博翔的脈搏,那微弱的幾乎快要消失


的脈搏,讓沈云悠的心猛烈的跳動起來。踉蹌的向后兩步,沈云悠也有些慌張無措。

秋勝寒幾人紛紛看了看白墨顏,一聲不吭的從她身邊經過,出去了。夜子軒又回到楊博翔還有陌羽翎所在的房間,緊盯著楊博翔的


臉,讓屋內再次陷入了讓人窒息的沉默之中。

溫子墨連將軍都不當了,大有要追他們到天涯海角的決心。“你不想讓溫子墨死,難道你舍得讓楊博翔有事?”沈云悠問出白墨顏


心底的話,她知道,白墨顏一定早就想到會有這么一天,也早就預想到溫子墨會死在楊博翔的手上,只是白墨顏不想面對而已,因


為心中對季塵的眷戀,對季塵的不舍,因為溫子墨是季塵最后的也是唯一的親人。而對于楊博翔這個她觸手可及,或者說是早就已


經得到了的人,相比之下就顯得那么不重要了。

  ?


?Welcome?submission

歡迎投稿

感謝您每次的聆聽?

如果您也喜歡樂器

如果您也有些許感悟?

歡迎您用文字記錄下來?

并投稿給我們?

樂器演奏感謝您的支持?

投稿郵箱
3339276595@qq.com


Copyright ?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2017
中文字幕日本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