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老盯著自己所學的那件樂器!

演奏家網2021-03-31 10:36:14



如果你正在學吉他,你應該了解和關注鋼琴;


如果你正在學小提琴,你應該了解和關注大提琴;

如果你正在練小號,你可以抽時間關注薩克管和法國號;

如果你正在彈古箏,你還可以一心兩用再練古琴……




為什么!這是為什么!?


這不是叫我好高騖遠,讓我最終什么也學不會嗎?

不,恰恰相反!這是為了把你學的那件樂器學得更深、練得更精!!!

納悶對吧?想想看:有幾個大師、演奏家僅僅會一種樂器,而對其他樂器充耳不聞呢?

帕格尼尼是小提琴大師,同時是吉他高手,還是作曲家;

宋飛是二胡演奏家,也精通古琴、琵琶等民樂器;


英國朱利安.布里姆在皇家音樂學院主修鋼琴大提琴,后來卻成為赫赫有名的吉他大師;

劉天禮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糸,不僅彈鋼琴,還會彈吉他;

愛爾蘭著名長笛演奏家、柏林愛樂樂團首席長笛最早迷戀的竟是口琴……



名家會多種樂器,普通民眾也大有人在。不是么?世界音樂之都維也納不少市民都會兩到三種樂器。

廣泛涉獵多種器樂,對音樂充滿濃厚興趣,而并非局限某件樂器,是中外演奏家功成名就的一個重要原因。

樂器不分家,音樂更是一家。學樂器理應了解每一位家庭成員,進一步還要融入音樂大家庭。

但樂器可以分類,也可以分組,例如管弦類、鍵盤類、彈撥類;弦樂組、銅管組、木管組、打擊樂組等。分類分組便于了解你的樂器屬性,以及與其他樂器的共性,精力充沛悟性高的人從中能夠舉一反三觸類旁通。

閔惠芬的二胡《江河水》之所以令大指揮家小澤征爾潸然淚下,與她從小受音樂的反復熏陶分不開。她父親精通胡琴,又深諳中阮、柳琴、古琴等民樂。生活在這樣的音樂環境中,閔惠芬耳濡目染,加上她深耕不輟,潛心鉆研阿炳古曲,其二胡飽含深情,動天地泣鬼神便在情理之中了。

李德倫最初學的是小提琴,他又會大提琴和鋼琴,也曾擔任過國際小提琴、大提琴比賽的評委,憑借這優厚的功底,最終成為我國著名的指揮家。




反觀一些人,習慣把自己關在狹小的圈子內,學鋼琴就是鋼琴,別人的吉他彈得精彩也不想去聽,不懂得順藤摸瓜,將同類樂器電子琴、手風琴也給“摸”熟了。

什么樂器都有關聯,同類樂器更是如此。鍵盤樂器的指法與和弦,幾手沒什么區別,弓弦樂器的弓法、音位、把位只不過大同小異,管樂的運氣吐奏等也都息息相關……而且,所有樂器的樂理、簡譜、五線譜無不都與音名、唱名、音階、音程、調性、節拍、視唱練耳相聯糸。

倘若你最終目標是當作曲家,就必須學鋼琴學吉他;倘若想成為指揮家,無疑要熟悉和掌握更多的樂器。



了解同類樂器和熟悉其他樂器,并多聽多看音樂會,能擴大視野提高素養,同時享受更多的愉悅。

了解同類樂器和熟悉其他樂器,可以博采眾長,吸取更多的表現手法,使自己的主奏樂器更有深度,更富有藝術的感染力。

了解同類樂器和熟悉其他樂器,能夠在知嘵各種樂器特性的基礎上,較為輕松地參與重奏、合奏,更快地融入樂隊。

了解同類樂器和熟悉其他樂器,你就可能真正弄懂幾種樂器,你就有望成為藝術多面手!

了解同類樂器和熟悉其他樂器,再憑著你的天資與勤奮,你完全還可能成為某種樂器的演奏大師和名家!

誠然,掌握多種樂器也須量力而行,需要精力旺盛,需要音樂天賦,需要科學安排。不主張在初學階段就眉毛胡子一把抓,那樣無異于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專注一件樂器本身沒錯,但如果技藝總未長進,就難免專注已經過頭。

還是開頭那句話:不要總盯著你自己所學的那件樂器,騰點時間關注其他樂器和音樂吧!




歡迎器樂愛好者發表不同看法和見解(底部留言)!


Copyright ?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2017
中文字幕日本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