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薩克斯的肯尼·基為什么這么遭人嫌棄

摩登天空雜志2021-08-12 06:42:40

看標題,你大概已經知道今天要聊的是“被嫌棄的肯尼·基先生的半輩子”。然而,我們并不想只是擠兌肯尼基先生——我們希望在實現擠兌Mr.G這一目標的同時,也能讓你大致了解更多人討厭Mr.G的真正原因。


肯尼·基(Kenny G),也就是這位——



——可能是你父母認識的唯一一個國外音樂人,可能是你所聽過的第一個國外音樂人;事實上,如果你隨意問一個住在城市里的人,不管他是什么階層,他基本上都應該聽過這個人的音樂——只不過他不知道這人叫什么名字,長什么樣(有人甚至在我展示了照片之后說這是沒禿的杰森·斯坦森)。


一些人不承認他們認識他或者聽過他的音樂(討論這個選題時辦公室就出現過這個情況),這些人里,我們只相信一種人說了真話,那就是從小學習專業音樂演奏而被家庭和音樂老師嚴格控制聽閾的朋友們,他們就像活在水晶棺材里錯過了那個“時髦且奇怪”的年代。


年輕的肯尼和問號臉Miles Davis


1956年,Mr.G出生于西雅圖市,他自幼學習音樂,二十多歲加入Jeff Lorber的樂團隨團巡演。80年代中期,肯尼·基先生選擇單飛。


從出道至今,肯尼基先生來過中國演出三十多次。毫無疑問,他是全中國認知度最廣的國外音樂人。在咱們這他為啥如此走紅我們不得而知,和朋友討論之后出現了幾種猜測,比較靠譜的觀點認為,Mr.G唱片大賣的時期剛好是打口磁帶進駐中國的時期,盜版唱片則緊跟打口大潮在全國鋪開,那時對于國外音樂一無所知的中國人正是通過海量的盜版唱片認識了這位吹銅管的看不出人種的卷毛漢子。


肯尼基先生當年那些明明是單張的專輯,進入中國之后被盜版商塞進其他人的曲子做成了雙張唱片。


承認吧,只要能夠接受銅管樂器的音色,沒人會聽不下去這種軟綿綿的松弛音樂,但肯尼基先生在中國的走紅是讓人驚訝的。


2015年《紐約時報》曾發表文章指出一個現象:在今天的中國,幾乎每一個市集、超市和圖書館都會在打烊前反復播放他的《Going Home》已達到趕走客人或讓攤主開始收拾的目的。




知乎上還有人提出,肯尼基先生早期用的高音薩克斯薩爾瑪Mark VI已經成為中國二手樂器市場上的高價寵兒,而且高音管的保有量也遠高于中音和次中音薩克斯,這一切不能說和Mr.G在中國的影響力沒有關系。


很多人以為肯尼·基先生與神秘的“班得瑞”樂團一樣,是一個中國音樂產業制造的怪異神話——即作為在中國家喻戶曉的音樂人,其實在國外認知度極為一般。但事實上,令人尊敬(或唾棄)的肯尼·基先生,其實是一個享譽世界的音樂人。



1992年,Mr.G著名專輯《Breathless》發行,這張唱片單在美國就獲得了12個白金唱片的銷量。分別在“公告牌”、“最佳R&B唱片”、“最佳爵士唱片”、“英國唱片榜”獲得第二、第二、第一和第四的成績。自此,肯尼基先生的音樂擠掉一大批Urban Contemporary磁帶,擠進了商場、電梯和家庭婦女的廚房浴室。


所以假如你小時候聽過大量肯尼·基先生的音樂,當你在看到以下喜劇和動畫片中的畫面時,一定會震驚于兩個事實。


第一如上所說,Mr.G的確暢銷全球;

第二,自出道以來,他的確從未獲得過任何正面評價。


比如說《老友記》↓



或者《Family Guy》↓


在《南方公園》里,Mr.G更是成為單集主角,不僅帶領一眾孩子吹奏出了讓全世界人民同時拉褲子的音樂,還成功幫助因為沒被父親性侵過就認為父親不愛他的Mr.Garrison重拾“家庭之愛”(現實中的肯尼基先生是直男,嗯)。




盡管不被《南方公園》和《Family Guy》黑的真實人類大概還沒生出來,但像肯尼·基先生這樣黑點完全統一在“Gay who play music for housewives”一條線索之內的情況還是相當罕見的,不過請看,這位“音樂界的川普”確有大量充滿性暗示的演奏姿態,招黑真不賴別人。



自黑精神還是很可貴的


和邁克爾·波頓先生同場獻藝,這兩位被嫌棄指數不相上下的音樂家居然一起登場過。


如果你在谷歌搜索肯尼·基先生的名字,除了個人簡介,關于他“1997年創下利用循環呼吸吹奏出最長音符的吉尼斯世界紀錄,并常常在之后的演出中表演”,“我是如何發明了星巴克的大賣產品星冰樂”以及Buzzfeed整理的“你必須關注Kenny G的推特”之外,你還會看到很多篇專欄博客,他們大概都說了這樣一件事情:


我以前無比討厭肯尼·基先生的音樂;我的老婆(女朋友)是他的腦殘粉,為此我不得不和她去看了一次肯尼·基先生的演出;到那我發現他的死忠粉都是女人和老年人;


演出結束之后,我發現自己竟然愛上了他的音樂和這場演出,天哪,我真恨自己。


你瞧,肯尼·基先生的粉絲并不在乎別人喜不喜歡他,他們用貢獻票房的方式支持自己的偶像,那些躲在家里像自慰一樣聽他音樂的人也絕不會公開承認自己是個“庸俗的中年人”,但奇怪的是,其他Urban Contemporary音樂并沒有因為“庸俗”遭到如此一邊倒的抵制,為什么人們選擇了Kenny G。


答案的根源可能很簡單:因為“Smooth Jazz”激怒了所有爵士樂手和樂迷,而Mr.G是其中賣得最好的。


肯尼·基先生的推特真的很有意思,建議長期關注


誰發明了Smooth Jazz這種音樂?當然不是肯尼·基先生。有的人認為是Grover Washington Jr.或者David Sanborn,另外一些人堅稱George Benson《Breezin》開創了這種風格(真不知道這么丟人的事兒有什么好爭的),但毫無疑問,把這個“風格”講出來的人肯定是某個電臺DJ,所以真正壞事的也是這幫人。


前克利夫蘭某電臺編輯Bernie Kimble曾在一次討論中表示,他們確實在介紹這種新音樂時使用了“Smooth Jazz”這個詞,但“大家都知道Smooth Jazz不是Jazz,只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而已”。


但是電臺的年輕聽眾并搞不清楚啊。他們把這種配器相似但實則完全不是一回事的音樂當成爵士樂的亞風格,“原來爵士樂就是這么回事啊”。對于爵士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毫不在乎的唱片公司深深抓住了這一點。70年代中期這個詞橫空出世,Miles Davis在變化,各種新風格在往外冒,低迷的唱片銷量讓唱片公司能夠利用饑不擇食的現有宣傳渠道去推廣一種本身已經飽和的音樂風格——換個名字就行了,Smooth Jazz,就它好了。



所以,Smooth Jazz擠占了原本仍有潛力的年輕市場?

曲解了“爵士樂”的原本含義??

還掙了大錢??????


Mr.G掙了最多的錢,而他甚至還不是這個風格里天分和技術最好的樂手!


著名爵士吉他手Pat Metheny就經常炮轟肯尼·基先生:


“我好幾年前就聽過他演奏了,當時他還在Jeff Lorber的樂團里,他們給我暖場。我當時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個寧愿花大量時間去聽David Stabborn也不聽正經音樂的孩子,但哪怕在他玩的這種風格里他也只能算資質一般的樂手——他節奏感很有問題,就在五聲音階里來回來去,樂感差極了,而且他根本不會即興。所以坦白說這是我聽過最無聊的東西。


當然他也說過百分之九十五的搖滾樂隊都是垃圾,不知道這又會激怒多少人:)


Pat Metheny說出了大部分爵士樂手討厭他的基本原因(刨除某些人純粹是妒忌)。對于真·爵士樂迷而言,把這種音樂稱作爵士樂,既會讓喜歡他音樂的人誤解爵士樂(拉低了他們的逼格),又會讓那些討厭他的人戴上有色眼鏡看真正的爵士樂(再次拉低他們的逼格)。


不過對于大部分人來說,討厭他就像你討厭你的鬧鐘音樂一樣,只是因為一個不耐聽的東西被聽過太多次——這一點,中國絕大多數超市的收銀員,集市攤主以及常在圖書館學習到關門的大學生應該都非常感同身受。


但肯尼·基先生仍然無可阻擋(數數你周圍有多少孩子當年被父母摁著學習薩克斯吧)。以至于,他居然說出來以下這番話↓




本文由摩登天空雜志原創,轉載請聯系后臺

逃不開的Kenny G



Copyright ?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2017
中文字幕日本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