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大秧歌

方志山西2021-01-12 15:08:47

朔州地處邊塞,自古就是中原農耕文化與草原游牧文化碰撞交匯之地,勤勞智慧而又富于想象力的勞動人民,將勞作和習武的動作相融合,于是,具有濃郁地方特色的戲曲大秧歌便應運而生。

朔州大秧歌成于明嘉靖年間,到清代已廣為流傳。乾隆時期,我國各地戲曲蓬勃發展,借此東風,朔州大秧歌也空前繁榮,并日臻完善,突破了耍耍戲的小格局,推出了整本大戲和連臺劇目,代表作有《李達鬧店》《三復生》《老少換妻》等。

朔州大秧歌的形成

朔州大秧歌是在踢鼓秧歌和小秧歌的基礎上演變而來的。朔州自古崇尚武術,專門教習武藝的“武場”遍布城鄉各地,為了增加練習的趣味性,武者腰佩花鼓,一邊做動作,一邊擊拍有聲,在鼓點的帶動下,動作也發生了變化,于是,單純生硬的武術動作中融入了優美柔和的舞蹈動作,這就是最初的踢鼓秧歌。

小秧歌故事情節簡單,是兩三個人表演的以民歌演唱為主的歌舞小戲。后來排演小秧歌的“文坊”與排演踢鼓秧歌的“武坊”合二為一,組成了“秧歌坊”。此時的秧歌表演已經形成了較為完備的表演形式,但僅限于“過街”“進院”。過街即是在大街上表演,過街秧歌隊伍相對龐大,隊形變化花樣多,鑼鼓大镲,濃妝重彩,老百姓喜聞樂見。進院秧歌,就是秧歌隊進入居民院子里表演,僅為小眾服務,當然,能請得起秧歌隊進院表演的絕非一般人家,秧歌隊感恩主家的盛情,唱詞多是應時應景的祝頌之詞或即興創作,以表達對主家的贊美和祝福。這種表演形式因為接地氣,被形象地稱作“土攤秧歌”。?

在不斷的實踐中,土攤秧歌在簡單的故事情節的基礎上,創作出了一批固定劇目,如《割紅緞》《打酸棗》《拉老漢》等。音樂上也形成了固定的曲子,動作也開始向程式化邁進。

土攤秧歌在發展中創新,在創新中發展,逐漸成為老百姓休閑、娛樂時的藝術享受。同時,老百姓的喜好又助推著民間藝術的繁榮。一時間,看秧歌、唱秧歌成為時尚,民間涌現出不少秧歌藝人和秧歌班子,有名望的藝人和班社強強聯合,各顯其長,藝術水準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土攤秧歌抖了土氣,不再“跑街”“進院”,而是走向舞臺,登上了大雅之堂。至此,由踢鼓秧歌和小秧歌發展而來的這種藝術形式業已成熟,演員隊伍、裝備行頭、行當、劇目等都較早期的攤子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為了有所區別,人們將這一劇種稱之為大秧歌。一個“大”字,包含了幾代藝人的愿望,一個“大”字也濃縮一個地方劇種幾百年的發展歷程。

朔州大秧歌的發展

大秧歌這一劇種在朔州大地上欣欣向榮,參照其他劇種的優秀劇目,加上自身的融合提煉,大秧歌的劇目也不斷增多,與此同時,大秧歌的行當也不斷增多,在“三小門”小生、小旦、小丑的基礎上,發展了須生、花臉、青衣“三大門”;在音樂上,從曲子體發展形成兼有板腔和曲子的聲腔系統;表演動作更加規范化,程式化。

在文化生活單調的舊社會,看大秧歌是老百姓最高級別的享受,正二月慶新春唱,六七月祈雨唱,年節廟會也要唱,那種熟悉的腔調和親切旋律,給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增添了很多的情趣。戲曲中傳遞出的真善美也陶冶著看戲人的情操,滋養著淳厚善良的民風。

解放后,朔州大秧歌進入新的發展時期,涌現出許多優秀的演員,50年代藝名蘭花紅的須生演員周元,以其高亢洪亮的唱腔而名揚朔州大地;60年代字正腔圓的青衣白俊英;七八十年代的后起之秀侯啟、金翠花等都是當地及相鄰縣份老百姓中口碑很好的演員。與此同時,大秧歌在行當上新增了武生、刀馬旦、武二花臉、武丑,唱腔上創立了新腔“黃牛調”、“改良二性”;樂器方面也引進了琵琶、大提琴及銅管樂器等。

80年代后期,流行音樂風靡海內外,傳統戲曲藝術受到了極大的沖擊,大秧歌也在流行歌曲這一新生事物強勁的排擠下跌入低谷。

新世紀的大秧歌

進入新世紀,朔州大秧歌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2006年5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該劇種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一批老藝人們懷著對大秧歌的特殊感情,在經費困難的情況下,重新組合,以嶄新的面貌走進市場,并委托大同藝校培養了一批愛好戲曲且有潛力的學員,充實到劇團中。經過幾年來的發展,朔州大秧歌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和活力。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響應黨中央創作文藝精品,繁榮文化藝術的號召,在各級政府的關懷下,朔州大秧歌劇團在傳統劇目基礎上,排演了許多弘揚主旋律,傳遞正能量的現代戲,較有影響的有《山里的女人》《紀縣長》等,這些新編戲曲在地方戲展演中獲得觀眾的一致好評。

在一代一代大秧歌人的不懈努力下,朔州大秧歌這一古老的劇種在傳播文明、傳承文化的同時,也正在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

責編:瑞 ?琴

Copyright ?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2017
中文字幕日本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