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簧管的藝術」意大利演奏家亞歷山卓?卡本納爾專訪

CNBRASS管樂網2021-01-11 09:19:30

同時兼具多彩音色與驚人超絕技巧的單簧管演奏家,正是亞歷山卓?卡本納爾(Alessandro Carbonare)。現在他一面擔任羅馬圣塞西莉亞管弦樂團(Orchestra di Santa Cecilia)的單簧管首席,一面投入獨奏的活動。其演奏曲目不僅局限于古典音樂而包含了各式各樣的類型,因而為其吸引的樂迷源源不絕。這次訪談,我們想請他談談預計2012年來東京開獨奏會的選曲考量與其華麗技巧的秘密。(原文出自2011年的《The Clarinet》雜志,翻譯Tony。)


自然表現出各首充滿個性的音樂會曲目

采訪:您演奏的曲目從莫扎特或勃拉姆斯、皮亞佐拉(Astor Piazzolla)、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到弗蘭克?扎帕(Frank Zappa),類型非常廣泛多變,而且還能深入詮釋這些不同的音樂,您是怎樣建立起這樣深厚的音樂性的呢?

卡本納爾:比如說,在演奏弗蘭克?扎帕時就要能做出其音樂氣氛來改變風格,這必須靠聆聽過許多音樂后,才能自然地演奏出來。這其中雖然有些法則存在,卻不需要做些系統性的改變。這也不是說“因為有練過就能吹出來”,而是要透過欣賞許多音樂,來自然地表現出各種不同音樂的差異。

▲DECCA于2009年給卡本納爾錄制的專輯《The Art of the Clarinet》,收錄了帕格尼尼24首隨想曲(Op.1 - No. 24 in Aminor),德彪西的棕發少女,帕格尼尼的主題爵士變奏,帕斯庫里的蜜蜂,巴齊尼的幻想諧謔曲作品25,阿爾貝尼茲的探戈,圣桑的引子與回旋隨想曲等作品。

采訪:您會從聽過的音樂中,挑選出有興趣的部分組合起來嗎?


卡本納爾:舉例來說,當我要選擇演奏會的樂曲時,并不會只選古典音樂來構成整場音樂會,而是會同時搭配爵士或流行音樂,因為我的風格是非常開放的。就這樣的角度來看,我總是會注意去規劃出一場很有個性的音樂會。

?

采訪:您明年二月將會來到日本,于東京代代木白壽音樂廳舉行獨奏會是嗎?您將會挑選怎樣的樂曲呢?

?

卡本納爾:我想弄一場具有豐富變化的節目出來。首先是古典音樂的部分,從普朗克(Francis Poulenc)的單簧管奏鳴曲開始,然后還會演奏非使用循環換氣技巧不可的帕斯庫里「蜜蜂」。畢竟這是需要連續演奏五分鐘的樂曲,從某方面來說是會帶給人驚異感的表演。此外,我也會演奏意大利新銳作曲家的作品。例如,會有一首「依照探戈形式所創作的探戈曲」,這是為探戈舞曲所啟發的現代作品,也是我這場音樂會中最重要的部分。這首曲子的樂譜已經出版了,如果大家聽了我的音樂會而喜歡上這首曲子的話,請務必去買這首曲子的樂譜來欣賞(譯注:卡本納爾果然不愧是勸敗魔人)。接下來,我還會演奏意大利的爵士鋼琴家所創作的一首非常緩慢的樂曲,也會演奏猶太人民族音樂的克列茲默(Klezmer)曲子。最后則是弗蘭克?扎帕,這也是我最喜歡的曲子。

Clarinettologia - Alessandro Carbonare

?

采訪:說到弗朗克?扎帕,等于是前衛搖滾(Progressive Rock)的天王,而且相當受到當代爵士樂演奏家尊敬的人物。可是,我想應該非常難在古典音樂會中聽到他的作品才是。您為何想要在音樂會中演出他的曲子呢?

?

卡本納爾:我在家里會聽很多類型的音樂,而不是只聽古典音樂而已。畢竟我是一天到晚在演奏古典音樂的人,回到家里時總會想要解放一下,聽一些平常不太演奏的爵士樂或搖滾樂來輕松輕松。弗蘭克?扎帕在搖滾界雖然非常有名,但對于古典音樂界的人來說,可能不太清楚他也是個作曲家吧。在我知道他寫過室內樂的作品后,就成為他的超級粉絲,而總想著有一天能在音樂會中演奏他的作品。

掌握住技巧是為了表現音樂的一部分之觀念

采訪:據說您是從五歲開始學單簧管,是因為怎樣的契機才會開始學的呢?您的雙親都是音樂家嗎?


卡本納爾:我的父親其實是廚師,不過卻很喜歡流行音樂,因而很希望我能加入樂團演奏。不過,我們家并不算有錢,于是就在沒辦法花錢于音樂教育下,開始學習樂器。當時因為我才五歲的關系,所以只能演奏適合我小手的降E調單簧管。而我就從那時開始一直學習下去,直到現在。

?

采訪:接下來想請教您關技巧方面的問題,如眾所知,您的循環換氣非常厲害。這種技巧雖然偶而也能在小號或是薩克斯風等其他管樂器演奏時看到,但我想應該看不到像您這樣一面循環換氣一面表現出大幅度音量變化的演出。您是怎么練出這樣的好功夫?

卡本納爾作為首席演奏拉赫瑪尼諾夫第二交響曲樂隊片段

?

卡本納爾:一開始時,我也試不出來,還覺得這是自己不可能練出來的技巧。但在我學會這種技巧的那一刻,才注意到循環換氣對音樂來說并不是非得掌握住不可的技巧,它只是音樂的一部份,因而被放入曲子之中。當理解到這個觀念后,就會自然在循環換氣時做出各種表情。這并不是有意識控制下的結果。其實,我也是大概兩年前左右才學會循環換氣的。這是在灌錄前面也提到的「蜜蜂」時,認清這是必須連續演奏五分鐘而找不到換氣點的曲子。因而開始嘗試面對這首曲子,才練成循環換氣的技巧。

?

采訪:單簧管是一種要含入吹嘴不少部分的樂器,所以一般認為這是很難演奏雙吐或三吐的樂器,但您卻在演奏巴齊尼的「妖精之舞蹈」(Antonio BazziniLa Ronde Des Lutins)時展現出完美的舌奏,您到底是怎么發音的呢?也想要請教您舌頭是如何動作等相關問題…。

卡本納爾:首先我想說的是,關于舌奏這方面,有很多人都會問舌頭該怎么動,其實這是大錯特錯。因為舌奏并不只是靠舌頭的動作,還必須配合氣的壓力。說到氣,由于舌奏是在呼吸之中進行的,所以在雙吐時雖然一開始是靠舌頭發出「Ta」,但接下來的「Ka」卻是要在氣息流動下吹出來。如果在發「Ka」時氣壓不夠,就無法做出清楚鮮明的舌奏。也就是說問題的根本并不在舌頭該怎么擺上,而在是否能夠維持充足的氣壓,這就是能吹出漂亮雙吐或三吐的秘訣。簡而言之,我自己雖然是有意識地用「TaKaTaKa」的發音來吹雙吐,但也有人是用「ToKuToKu」的方式來演奏,所以我認為發音是因人而異的。

?

采訪:在作曲家薩維亞(Piercarlo Salvia)先生根據勃拉姆斯音樂改寫的「勃拉姆斯雷拉」(Brahmsileira)曲子中,您是用相當純正的波普(Bebop)爵士樂即興風格來演奏。請問您是向誰學習爵士樂的呢?

卡本納爾:其實我的爵士樂老師,正是薩維亞先生。他是一位會單簧管與薩克斯風的演奏家。他很喜歡用古典音樂的和聲架構來改編為爵士樂的和聲置換或即興演奏。當他改編勃拉姆斯的單簧管奏鳴曲時,因為這是我非常熟悉的曲子,所以也嚇了一跳。特別是這首單簧管奏鳴曲對單簧管演奏家來說是非常偉大的作品,所以我認為用爵士的方式來演奏而給觀眾驚喜,也算是一種幽默感。而這首「勃拉姆斯雷拉」,也是薩維亞先生依據勃拉姆斯的旋律,改變節奏與和聲進行所做出來的,修整地非常好玩。

我希望能表現出單簧管音色中的多樣性

采訪:您在世界各地舉行過不少講座了。在日本指導時,有沒有注意到甚么日本學生特別需要加強的課題?

?

卡本納爾:我認為日本學生在技巧上幾乎是沒有什么問題。不過,我認為主要有兩大類需要注意的地方。其中之一是沒有表現出單簧管音色的多樣性。大部分的學生,都是一直用中強(mf)的音量在演奏的。但我在演奏時,不會只有中強,而會有強(f)與甚強(ff),而且也會用心表現弱奏(p)、甚弱(pp)或更加輕柔的音量。然而,感覺起來他們卻很難理解這個重點。這是第一個問題。另外一點則是對于樂譜過分忠實地演奏。我認為他們需要從樂譜中跳脫出來,像是呈現出另一朵燦爛綻開的花一樣。依照樂譜所記載的東西演奏雖是理所當然之事,也是很棒的事,但還需要努力更進一步深入理解音樂內容的部分。我常看到很難理解音樂內容的學生,雖然我知道他們每天都有很努力練習技巧。

采訪:能否請您給每天努力不斷練習的日本學生們一些日常練習的建議?

?

卡本納爾:我出版了一本《音色練習》的教本,里面并不是說明如何練技巧,而是把焦點放在如何吹出好的音色。這個教本以巴黎音樂院為首,在日內瓦等歐洲各地也被廣泛采用。該怎么練好技巧的教本已經非常非常多了,所以我希望推薦的是這本能把音色吹好的教本(譯注:真是不改勸敗魔人本色)。最近,我預計要推出一本關于舌奏的教本,希望能集中在吹出漂亮舌奏的部分上。現在還沒寫完,但大概明年會推出吧。

?

采訪:最后,想要請教您所使用的樂器設定。卡本納爾:我非常喜歡使用塞爾瑪公司的獨奏會型(Recital)單簧管。吹嘴用的是彎德林公司的B40,另外也會用他們公司最近新開發的吹嘴(譯注:就是大師型Masters)。簧片也是用彎德林公司的V12三號半。其實,我從十八歲以來就一直使用獨奏會型單簧管,但有很多意大利演奏家是吹其他廠牌的樂器。就在這么多好樂器當中,我一直都在和大家研究各種樂器的差異。老實說,我認為獨奏型單簧管在演奏上面的確有不好吹的部分,但在吹大音量時音色卻不會破掉。我的基本概念是想作出一些和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因此能發揮出別家廠牌沒有的特色與個性的獨奏型單簧管,對我來說是非常好的樂器。

?

采訪:多謝您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也期待能趕快聽到您明年二月的音樂會。

亞歷山卓?卡本納爾簡介

亞歷山卓?卡本納爾(Alessandro Carbonare),1967年出生于意大利的代森扎諾?德爾加達。五歲開始學習單簧管,于維洛那(Verona)音樂院師事布魯諾?里蓋提(Bruno Ligeti),并于1987年以第一名畢業。之后,又和湯瑪斯?弗里德里(Thomas Friedli)及華爾特?比肯斯(Walter Boeykens)等單簧管大師學習。并且陸續獲得巴黎(1992)、土倫(1991)、日內瓦(1990)、布拉格(1991)、慕尼黑(1991)等主要國際音樂大賽的首獎,因此以新銳單簧管演奏家的身分在歐洲各地打響名聲。曾和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瑞士法語區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la Suisse Romande)、威尼斯獨奏家樂團(I Solisti Veneti)合作演出,也為著名指揮家阿巴多所邀請,和他所指揮的琉森節慶管弦樂團共演。

作為管弦樂團團員,他擔任過里昂歌劇院管弦樂團團員,并且創下由意大利人擔任法國國立管弦樂團單簧管首席的特例,現在則是羅馬圣則濟利亞管弦樂團單簧管首席(譯注:最近他考上了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即將進入試用期)。因此他也曾在穆蒂、小澤征爾、迪圖瓦、楊頌斯、海汀克等世界名指揮家的指揮下演出過。另外他也曾參加過世界明星管弦樂團(Super World Orchestra),并且擔任過柏林愛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馬勒室內交響樂團、倫敦愛樂等樂團的客席單簧管首席。


歡迎關注中華管樂網(www.cnbrass.com)微信公眾號,可獲取最新國內外管樂資訊和精品音樂內容。

不定期推送的精品音樂內容公眾號

微信ID:cnbrass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Copyright ?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2017
中文字幕日本中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