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書屋 | 慶山《得未曾有》

乖乖隆地咚2021-03-09 12:16:33

讀書|慶山《得未曾有》



? ? 得未曾有,心凈踴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經


以前從未看過安妮寶貝的書,腦海里關于她的,也僅是由她書改編而成的電影《七月與安生》。但是感覺她筆下的人物情感都極其細膩。《得未曾有》是一位喜歡她的小伙伴借給我的,說是她改名后出版的第一本書。




? ?? ?書中所寫的四個人的生活是我所艷羨的,他們過得那么淡雅從容......

一位愛作畫也愛烹飪的廚子,倡導著他自己的飲食方式,運用當季最新鮮的食材、最樸素的調味料烹制出最鮮美的菜肴。也因為這,他的醉廬頗受歡迎;?

一位回歸農村的攝影師,與妻兒相伴山居,以毛筆作信、收集舊瓷為樂;

一位年輕僧人,以詩歌以唐卡以修行以感悟,供奉信仰;

一位以古法彈奏的老琴人,歲念過八旬,但依然心守一事。 ? ? ? ? ? ? ? ? ? ? ?

原來愛買各種醬料,認為五味雜陳才應是世間常態。誰道粗茶淡飯才是生活本質。



Ta眼中的《得未曾有》


? ? ? ?

人生有三重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我想慶山已經到了第三重界。在經歷了人生的起落沉浮,現在終于清晰地看清了世事,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適合自己的是什么,不會再有很強烈的情感起伏。所以也真正理解了“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的含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賞月聽泉


那些讓人忘不掉的美句......
  1.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2. 我生活在佛陀的覺悟里,行走在自己的夢里,我想用這些貝葉經書,做一只船,離開輪回苦海。

  3. 生活可以很自在,并非每天需要大魚大肉。我們的快樂和享受,可以來自微小的事物。


Ta筆下的《得未曾有》


“拾花釀春”


這一章寫了一個會畫國畫也會釀酒的私房菜廚子的生活。他叫劉漢林。


在作者問他有沒有讀過關于禪的書時,他說:“沒有。書讀得太多有好處也有壞處。讀太多你會陷進去,只有自己認識提高了才出得來。有的人進去后很難出來,也無法站在自己想要的高度之上。”


對于生活,他有自己從飲食上得來的見解:“其實生活可以很自在。不需要每天大魚大肉,簡單的食物就可以滿足人體的需求。正如我們的快樂和享受也不需要那么奢侈。完全可以來自微小的事物。”他做菜看重原材料的挑選,喜歡到農戶那里挑最新鮮的食材。這個章節里談到的他做的吃食,也讓我很想試上一試。


他說喝酒有助于聊天,“喝茶,越喝越清醒,越不愿多說。而喝酒,越喝越想多說一些話。”對此,我也有類似的體驗。


廚子劉漢林拾花釀春,寫字畫畫,用自己的生活態度影響身邊的朋友。慶山寫出來這個人的存在,也讓讀者從他身上收獲到很多東西。

“還鄉記”


“還鄉記”寫的是攝影師魏壁的故事,他“在大城市生活多年。后來決定回去故鄉,在農村生活”,作者先是在朋友推薦下去看了魏壁的攝影展,其“夢溪”系列攝影作品內容多為農村傳統或古老的用具,被廢棄的生活用品,也有田間的植物和作物,而且每幅照片上均用毛筆題字,字跡灑脫不拘。看完這些,作者決定去湖南找他訪談。


作者慶山說,“有一種表達是發散性的,沒有太強烈的立場,但會引起他人的內心應和,因此有一種輕盈的美感”,“到了一定境界,不造作的、不說出來的都是好的,不表達的東西存在于那里也是好的”,“有時安安靜靜待著也好,不是非要馬上弄出一個什么東西來。有些人停不下來,是因為要依靠創作存在,如果沒有創作,自己感覺不到存在”。


他回應說,“停不下來是因為把自己架在那兒,被設想中的東西綁架了。最后考驗的還是一個人的境界。修煉到什么位置,就出來什么樣的東西。”對魏壁說的話,我深以為然。


就像他說的那樣,有時待在一個環境時間太久,太熟悉,也會不敏感。需要自律,喚醒一些東西,把敏感從麻木里拽一拽,看一看,接觸和感知一些新的東西。我們都需要如此。

“渡過輪回夢海”


這一章節寫了一個二十四歲的藏族僧人——桑濟嘉措。作者通過他的微博了解到他的生活:看書、喝茶、游玩、寫作、拍照、畫唐卡、學習、在草原上踢足球、野炊、做火鍋、讀詩歌、聽音樂、曬太陽、種花、和野貓做朋友……也有各種修行心得,也寫下贊美周圍的詩句。


他是在拉卜楞寺學習的僧人,也曾經不止一次到過北京。作者在北京跟他見過幾次面吃飯喝茶交流過之后,便邀他跟自己一起去阿里岡仁波齊轉山。后來,他又邀作者去拉卜楞寺找他。書里更多的對話記錄便是在作者去了拉卜楞寺之后發生的。


作者描寫自己在這里看到的景象:“很多過來轉經的藏人,早晚圍繞著寺院邊緣的轉經走廊,轉動經筒,順時針繞行。


路很漫長,延伸到山上。圍繞寺院一圈,大概四五十分鐘。快步超過的基本上都是藏人。手里拿著佛珠,輕聲念誦經文或咒語,風一般從身邊掠過,趕到前方。”對當地的百姓來說,每天轉經,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素琴?古音?淡味”


這一章節寫的是八十多歲的蘇州葉名珮先生,一個幾乎每天都彈奏古琴的高齡女士。年輕時的她曾經是國畫大師張大千的弟子,認真學習過繪畫。一直畫到2006年,因為老花眼加白內障,這才不畫了。而她從十四歲開始學琴,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中斷練習。她也教古琴帶弟子,她認為文化遺產應該推廣、傳承下去。


葉先生向作者講述了自己在那個動亂年代是怎樣學習古琴與繪畫的,這絕對離不開父親的喜好與支持。而在這斷斷續續的講述之后,慶山聽到了葉先生彈奏的《陽關三疊》。作者感慨,善之至者,莫如中和,她覺得自己從葉先生的琴聲中,聽出了那份簡靜與中和。


作者慶山在蘇州遇見的這些會彈奏樂器的老人,都有一些相同之處,單純而干凈,清清爽爽;即便已年老,卻都還是這樣干脆利落,健談而聰慧。作者說,“也許是因為長期而專注地做一件事情,并且充分享受和尊重這件事情。某種程度上說,他們因為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情,保留了赤子之心”。


這本書中,在作者采訪的四個人物里,葉名珮先生是話少的那個,彈過兩曲,言論不多,但作者感覺這種淡然質樸的氣場,始終存在于她的周圍。作者感慨,“歲月冉冉,人的心可以做到平穩從容。大抵是,有怎么樣的心,才能有怎么樣的音”。



書終了,總有一種也想遠離俗世的心境。雖然正處青年,但是書中的人不追逐名譽、不渴望財富。寧愿呆在自己的一個小屋,安靜地享受生活,真乃人生的幸事。



? ? ? ?編輯:王媛 ?馬觀君 ? ? ?責編:陳星彤

Copyright ? 廈門西洋樂器網社區@2017
中文字幕日本中文无码